河南“女大学生遭性侵坠亡案”开庭:嫌犯愿赔70万被受害方当庭拒

发布日期:2019-08-28 11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原标题:河南“女大学生遭性侵坠亡案”开庭:嫌犯愿赔70万,被受害方当庭拒绝

  8月23日,河南“女大学生遭性侵坠亡案”由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郸城县人民法院一审不公开开庭审理。庭审持续了一天,案件将择日宣判。

  2018年7月16日深夜,周口市郸城县19岁大一女生罗贝贝,被49岁的王某文骗到家中性侵,后从16楼坠亡,尸体遭王某文伙同弟弟王某驾车碾压,伪造交通事故现场。

  庭上,王某文供述,一进屋就拉着女孩,抱着亲女孩,抹胸、摸私处,女孩哭着反抗,之后女孩以方便为由去了厕所,他在沙发上睡着,等他醒来时,发现女孩已经坠亡。

  公诉方认为王某文构成强奸罪,且主观恶性极深、动机卑劣,建议从重从严判处。王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,建议量刑3年半。两名嫌犯当庭道歉并提出愿意赔偿70万,遭到受害者家属拒绝。

  8月23日上午8点,罗贝贝的爸爸罗志杰和家人赶往郸城县人民法院,他告诉深一度,20多位近邻和亲戚陆续来到法院门前,“女儿去世一年了,大家都关心案子会怎么判。”

  9点开庭,庭审现场仅罗志杰夫妻二人旁听,被告人一方并无家属出席。据罗志杰描述,被告王某文和王某戴着手铐脚镣被押至法庭。

  罗志杰说,虽然在检察院和公安局的口供中,王某文都承认是自己骗的罗贝贝,但法院多次追问他是怎么骗的,“他的回答避重就轻,说是想找个女孩玩玩,不承认想和孩子发生性关系。”

  案发当晚,罗贝贝曾三上三下王某文的车,最后还上楼进了王某文家。庭审上,检方和律师想得到王某文的解释。罗志杰向深一度讲述,王某文辩称,主动提出送女孩回家后,女孩自己就上车了;带到饭店时,女孩在吧台旁等待,后将女孩送到指定的超市旁;因为车里东西多,让女孩帮忙拿到所住小区,自己下车后,罗贝贝就跟着上楼了。公诉机关质疑王某文送女孩回家的动机,追问之下,王某文承认,自己并不知道女孩家的地址,女孩也没告诉自己家所在的位置。

  庭上,王某文供述,一进屋就拉着女孩,抱着亲女孩,抹胸、摸私处,女孩哭着反抗,之后女孩以方便为由去了厕所,他在沙发上睡着,等他醒来时,发现女孩已经坠亡。对此,罗志杰觉得很无奈,因为现场只有二人在场,没有监控记录罗贝贝坠亡前后过程,仅有摄像头拍下王某文将尸体抱入车辆后备箱的画面,检方只能采信王某文的说法。

  罗志杰告诉深一度,王某文的一位朋友曾写证言说,王某文和妻子感情不和,两地分居已有十余年,有找女人的嗜好。代理律师当庭质问他,王某文极力否认。

  王某文的辩护人最后辩护称,王某文没有犯罪史,犯罪情节轻,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性关系,自己主动投案,希望从轻处理。

  公诉方认为王某文构成强奸罪,且主观恶性极深、动机卑劣,建议从重从严判处。王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,建议量刑3年半。对于家属请求追加两名被告人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两项罪名,罗志杰表示,因为当时未做酒精检测,不能认定危险驾驶罪;侮辱尸体罪和被告人被指控的帮助毁灭、伪造证据罪冲突,只能成立一个罪名。

  整个庭审持续了近七个小时才结束,罗志杰向深一度讲述,在中午半小时的休庭时间,一名女性公诉人找到妻子说,她曾找到罗贝贝的老师、同学进行调查,也看到过罗贝贝的照片,“挺天真、乖巧的孩子,就这样被害了”,女公诉人说着哭了起来,惹得妻子一阵心疼。

  2018年7月16日下午5点,已放暑假的19岁大一女生罗贝贝回到郸城县郊的家中。因为长途坐车,从小晕车的罗贝贝感到头晕难受,听到爸爸要去医院看望胃癌晚期的奶奶,她坚持一同前往。

  爸爸罗志杰回忆,到医院时女儿仍头晕,坐电梯时难受的蹲在了地上。见到病床上的奶奶后,女儿抱着奶奶哭了起来,“她从小是奶奶养大的,和奶奶感情比较深”。

  在医院待了一阵,罗贝贝随妈妈、姑姑回到家中。当晚八九点钟吃过晚饭,情绪低落的罗贝贝出门,独自去医院再次探望奶奶。

  罗志杰告诉深一度,民警调取的监控录像显示,女儿出现在了医院门口,因为找不到奶奶所在的病房,加上忘了带手机,她最终离开医院,却在回家的路上迷了路。“家里新修了路,周围盖起了新房,女儿上大学之后没回来过,到了晚上就不认识了”。

  夜里11点多,罗贝贝仍徘徊在县城的金丹大道上,离家不到两公里。也就在这时,遇到了49岁的王某文。

  据王某文供述,他酒后驾车行驶在金丹大道,看到走在马路对面的罗贝贝,询问要不要帮忙送她回家,对方并没有理会。遭到拒绝后,王某文并没有放弃,掉转车头继续和罗贝贝搭讪。

  罗志杰曾查看了部分监控,也从律师处了解了案情,他告诉深一度,女儿同意上王某文的车,希望将自己送到家附近熟悉的超市前,却被拉到了夜市摊。女儿虽然坐下来,但并没有吃东西,之后王某文将女儿载到约定地点。女儿下车后,王某文继续尾随,再次下车搭讪要送女儿回家。女儿第三次上了车,最终被拉往王某文所住的阳城福地小区,随其进入16楼的家中,“不知道王某文到底怎么和女儿说的,她太天真了,被人骗到了家里”。

  据罗家代理律师殷清利说,王某文交代,当晚喝醉酒后,在酒精刺激下,想把女孩带回家发生性关系。

  检察机关审查查明,王某文在客厅对罗贝贝搂抱亲吻、摸其胸部和私处,意图强行和其发生性关系,遭到罗贝贝反抗。之后,罗贝贝以方便为由躲入卫生间,王某文等待过程中在沙发上睡着。凌晨四点多,王某文醒后发现罗贝贝已坠楼身亡。

  之后,王某文找到弟弟王某商议伪造交通事故掩盖线点多,二人将罗贝贝尸体载往一马路边,弟弟王某驾驶车辆对尸体进行碾压。

  罗贝贝离家当晚,家人发现她迟迟未归,开始四处寻找。罗志杰回忆,第二天一早,听到有女孩遭车祸身亡的消息,罗家爷爷赶到现场,确认死者就是失踪一夜的孙女。有附近散步的居民告诉他,路面宽阔,可以清晰看到远处,并未看到有人走过,也没听到急刹车的声音,现场血迹较少,甚至没有刹车痕迹,怀疑并不是发生了车祸。

  在交警队,罗志杰要求对女儿进行尸检。经法医鉴定,罗贝贝符合高坠致严重颅脑损伤而死亡,死后尸体被车碾压。

  2018年8月27日,嫌疑人王某文、王某被批捕。2019年6月25日,周口市检察院对王某文兄弟二人提起公诉,指控称,王某文违背妇女意志,实施强奸,造成罗贝贝坠亡的严重后果,应当以强奸罪追究王某文刑事责任;应当以帮助毁灭、伪造证据追究王某刑事责任。

  7月15日,罗贝贝家属提交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,请求法院追加两名被告人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。

  据报道,得知此事后,被告人75岁的父亲说,“是我们对不起人家,现在只能给人家赔礼道歉,得到人家的谅解。”

  罗志杰告诉深一度,王某文妻子曾托人向罗家转达见面和赔偿的意愿,遭到自己的拒绝,“我不可能要他家的钱,希望能给孩子抵命”。

  直至一年多后的案件开庭,罗贝贝的遗体仍存放在殡仪馆,还未下葬。罗贝贝去世后两个月,罗家奶奶也离开人世。

  罗贝贝去世后,罗志杰才发现,因为女儿很少在家,家中并没有太多物品,他赶去女儿学校又带回几件衣服,一同保存起来。

  罗志杰回忆,过年时,一下少了两位亲人的家显得冷冷清清,以前罗贝贝都会帮着妈妈包饺子,“女儿勤快,在家乖得很,就是性格太单纯了”。除夕当日,家人们来到殡仪馆旁,给她带去饺子和水果,烧了纸钱。

  以前,罗志杰夫妇二人一起在建筑工地做工。如今,两人除了照顾自家耕地之外,很少出门,妻子整夜睡不着觉,患上了抑郁症,“做饭时经常忘记添水,把锅烧干”。今年7月,妻子吃了大量安眠药,幸被家人发现后抢救了过来。

  罗志杰的朋友圈保留着自己和女儿的两封信,信中女儿关心在外打工爸爸,“你在那边怎么样?吃得可好?住得可好?注意身体,别太累。”罗志杰回信鼓励女儿:“相信你没有家的庇护,也一定能处理好一切的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